当前位置:首页>读后感700字

君主论心得体会

2020-05-31

第一篇:

《君主论》是一部阐述帝王之术的著作,其作者马基雅维利是西方政治学史上最富争议的人物之一,以主张为达目的可以不择手段而著称于世。他是文艺复兴时期意大利著名的政治思想家、政治活动家和历史学家,希望通过这部书得到君主的赏识从而获得施展政治抱负的机会。

据说,《君主论》的第一个中文节译本译名叫作《霸术》。作者通过对君主国·军队·君主及其统治等问题的探讨来宣扬强权与铁腕的治世之术。他主张政治非道德化,认为君主应兼具狮子的凶残和狐狸的狡猾,为了夺取政权、维护统治,可以行欺诈之术,不顾信义、不避恶行。也就是说为了达到目的可以不择手段,这就是人们常说的“马基雅维利主义”思想的中心。马基雅维里主义也因之成为权术和谋略的代名词。

《君主论》的内容主要有四部分。第一部分(前面十一章)探讨了君主国的种类·获得方法以及如何统治保有的问题,针对不同特点的君主国提出了相应的统治方法。

第二部分(第十二章——第十四章)作者探讨了军队的问题。通过对军队种类·特点的详细分析,告诫君主:必须建设和依靠自己能够直接掌握的强大的军事力量,只有“臣民、市民或属民”组成的本国军队才是最值得信赖的。君主“永远不要让自己的思考离开军事训练的问题”。

第三部分(第十五章——第二十五章)是对君主治世之术的建议。最终为我们描绘出了一个理想的君主:他应该是“狐狸”和“狮子”的统一体,表面伪善,内心狡诈凶残,”每一句话都要表现出高贵的品格,但是做事不必如此。“,君主要认识到:手段是独立于道德规范之外,是可以独立研究的技术性问题。它与目的并不构成任何道义上的联系。这一部分内容历来饱受争议,却恰恰体现出了帝王之术的精髓:为了国家和政权的长远利益不必在意一时的得失和毁誉。

最后(第二十六章),通过对意大利君主失败原因的分析和总结,提出解救意大利的愿望和设想。

《君主论》中的很多观点是基于“人性恶“的基础上提出的,作者片面的把人性归结为虚伪贪婪·自私自利·忘恩负义、损人利己,“人们容易忘记父亲之死而不易忘记遗产的丧失。”他认为即使最优秀的人也容易腐化堕落,因为作恶事更有利于自己,讲假话更能取悦于别人。人民有屈从权力的天性,君主需要的是残酷,而不是爱。人应当在野兽中选择狮子和狐狸,象狮子那样残忍,象狐狸那样狡诈。君主不妨对行恶习以为常,不要因为残酷的行为受人指责而烦恼;“慈悲心是危险的,人类爱足以灭国”。 马基雅维里还指出:君主必须像狐狸一样能识别陷阱,又必须像狮子一样能惊骇豺狼。受人敬爱不如被人惧怕,“一个君主被人惧怕比起被人爱更为安全些”。“君主对人们要么爱抚他们,要么除掉他们。君主必须做一个伟大的伪装者和假好人。”“一位英明的统治者,绝不能够,也不应当遵守信义”。”马基雅维里有句名言:“只要目的正确,可以不择手段”。目的总是证明手段正确”,只要目的能实现,任何手段都是正当的,保证事业成功才是君主的头等大事。诚实、慷慨、守信、仁慈是值得赞扬的,但人类的条件不允许这样。“一个君主如果保持自己的地位就必须知道怎样做不良好的事情,并且必须知道视情况的需要使用或不使用这一手,也不必要因为对这些恶性的责备而感到不安。”因为“一些事情看来是恶行,但是照办了却会给他带来安全和福祉。

凭心而论,马基雅维利不过是这些主张的收集整理和提炼研究和总结者,这些主张的原创和践行者是历朝历代的君主和统治者们,政治活动中的尔虞我诈和残酷无情与之相较是有过之而无不及的。历史上那些即使是最伟大·最受人民拥戴的统治者也有其极端冷酷无情的一面,他们所作出的一切亲民爱民的举动归根结底都是为了维护其统治而采取的手段而已。每一位君主心中都有一套帝王之术,那是他们深藏心底秘而不宣的利器。有些东西是只可意会不可言传的,马基雅维利是泄露天机者,他将一些见不得光的东西不加掩饰的曝于阳光之下,尽管他是集大成者,也注定了他不容于世的悲剧性结局。然而,马基雅维利的历史功绩是不可否认的,他使“政治的理论”摆脱了道德,而把权力“作为法的基础”,由此揭开了政治思想上新的一页,他实现了政治学和伦理学、神学的彻底分裂,自此政治学研究开始以政治的典型形象——权力为研究对象和研究的出发点及最终目的。用马克思对其的评价来说,他对政治理论的研究和观察已经脱离了道德的束缚,开始用“人的眼光”来观察国家,而不是像前人一样只从神学中得出国家的自然规律。”正因为如此,马基雅维利与古代、中世纪的政治观念划清了界限,成为近代政治学的奠基人。

第二篇:

可能有不少人读过《君主论》这部书,但是我仍然要介绍一下。

《君主论》是西方一部讲论君主的书,是意大利人尼科罗 马基雅维利写的,其中倒也有不少好玩的历史故事呢!

他写了君主国的种类的获得的方法,君主国和其政权不是共和制就君主制的。热君主的发源又有两个:世袭和新君主国。新君主国可能是混合的君主国。世袭是一代代向下传的,国王是前任的儿子或弟弟什么的,新君主国是靠自己的能力打拼的,混合则是世袭和新君主国的结合,就是一些是新的,一部分是旧的。还写了武力和能力如何获取君主国等等如此的获国方法。还有治国,像毁灭一些不听命的地区,粉碎他们,或是自主驻在那儿迫使其“听话”或是以进贡抵消,这只是君主国的,共和国就只能将其毁灭,或驻扎在那里,让他们“老老实实”的。(这还只是一部分)

这书中还举了不少例子让你理解,古代的最远有罗马人,斯巴达人,迦太人,卡普阿等民族和国家,最近则是在作者自己的时代--中世纪。

可是这本书并不能让一个人有穷光蛋一跃成为国王,但是他的主张和统治方法都值得学一学。(虽然有人认为作者是臭名昭著)无论是肖官大官还是“平民”,都该读一读它,一定对你大有好处!去试试吧!(这书可能会让你野心勃勃)。

第三篇:

西方思想六大经典,六位哲学巨人,六本名著。每周上完课后,我都感到灵魂接受了一次洗礼。作为一名理科生选修这门课可以说是我第一次亲身接触哲学,有人说哲学家就是要将这个世界弄乱,哲学将使世界陷入无理性的纠缠之中。也许吧,之前对哲学一无所知的我若是独自起阅读《理想国》或者《忏悔录》等等,简直一头雾水!但是,经过老师的条分缕析后,我不仅豁然开朗,而且真的从其中领会到很多东西,并且自己也想到很多。很遗憾我并没有将六本书都一一细度。我结合老师的讲解,今天仅就《君主论》这本书谈谈我的读后感。

《君主论》作者马基雅维里的政治学观点一直备受争议,甚至许多人将其成为恶魔的导师,但这丝毫没有降低政坛领袖们对他的狂热。事实也证明,在他死后至今的世界政坛里,许多颇具影响力的政治领导人依旧在遵循着他的理论行事。马基雅维利也被恩格斯誉为“第一位值得一提的近代军事著作家”。

如果把政治学课本上的满纸道德仁义和社会理想比作阳光和清风,那么马基雅维里的观点就好比一场激烈的暴风雨,你可以说那糟透了,但事实上我们总是离不开这糟糕的暴风雨。或许,这正式因为世界上仍有大片让阳光和清风无奈的灰霾还存在的缘故吧,该是有场大风把他们吹散了。

《君主论》这本书共有二十六章。其内容基本上涵盖了君主权力的形式、来源、管理和维持。

第一部分(1—11),作者论述了君主国的种类以及获得它们的方式。君主国包括:世袭的、混合的、市民的、教会的这么四种,获取君主国的方式包括:通过自己的军队和能力获得、依靠他人的军队和依靠幸运获得、通过犯罪方式获得。可以说,通过自己的军队和能力获得的君主国最为牢固,作者对君主国权力的来源进行了深入分析,教读者如何对当时的形势和权力分布进行分析,并协调这些力量。

第二部分(11—14),作者论述了军队的种类和君主在军事方面的责任。军队包括:援军、混合军、雇佣军和自己的军队。从政治的角度讲,任何军队都代表了一定的利益集团,军队为自己实质领导服务。所以,要让军队效忠,最好的方法就是建立自己的军队,其他的军队都是建立在其他利益基础之上,无法反应和执行君主的意志。在军事方面,英明的君主应该:整顿军队训练士卒,思考战略,博览历史,分析成败。

第三部分(15—23),作者论述了君主如何维持国家。在涉及褒贬、慷慨与吝啬、残酷与仁慈、被人爱戴与使人畏惧、是否守信、遭人鄙视与憎恨等方面,君主应该以国家利益和人民立场为重,为维护国家利益,甚至不惜任何代价。就国内而言,明智的君主应当急民众之所急,赏罚分明;就君臣而言,亲贤臣,远小人;就国际而言,敌友分明,立场坚定;这样才能够赢得尊重,维持国家运行,甚至繁荣发展。

第四部分(24—26),作者从历史的角度,以意大利为例,分析了其过去、现在的国家和政治,并劝告当时君主争取意大利的解放。这部分有关于“命运”的精彩论述,“命运也就是时势,如果一位君主的行为符合时代的特性,他就会昌盛,反之就会败落。”

不管马基雅维里是为了表达他对君王的忠诚与崇拜,旨在赢得君王的宠幸而在仕途上有所发展或是是出于一种爱国的热忱而非个人的私利所写下的《君主论》。《君主论》是值得流芳百世的经典之作!

《君主论》整本书的立论基础,即马基雅维利的人性恶理论。马基雅维利是把性恶论引进政治学的始作俑者,他认为,“一般来说,人类都是忘恩负义、反复无常的,他们妄自追求、伪装良善,见危险就闪、见利益就上。当你给他们好处,他们会对你全心全意,但你急切需要他们时,他们却离你而去”“人性除非在某种压力下才会表现出美好的一面,否则总是邪恶的”。由这一人性恶理论,马基雅维利认为君主应该师法狮子与狐狸,不择手段,使用各种权术与计谋。可以说,这是全书的立论基础。

人性到底善还是恶呢?貌似这是一个没有正确答案的问题。古今中外思想家都思考过这个问题,不同的答案得出了不同的结论,从而形成各自不同的思想主张。中国儒家思想主张“人之初,性本善”,从而把道德教化作为政治统治的重要手段,中国古代政治也就和伦理不可分了;而西方基督教认为人人都有“原罪“,绝对的权力导致绝对的腐化,所以必须建立一系列制度法制来分权制衡。这个问题真的很难回答,再善良的人也不可能没有一丝恶念,而再邪恶的人心灵深处也不可能没有一处柔软的地方。也许善恶是统一于人当中的吧,善中有恶,恶中有善,无法分离。

我还想从整体上谈一下读完整本书的感想。首先,我了解到马基雅维利以“人”的眼光研究政治问题,首要前提便是对人自身的肯定。他强调人的作用,反对宿命论的消极世界观。“许多人认为人类智慧是不能改变命运的,对此他们没有必要费心劳神地干事业,只能听天由命、随波逐流。但是人类的主观意志并非完全不顶用。其实命运主宰着我们一半的活动,而我们另一半的活动是由我们自己支配的” “命运就像一个女人,想要征服他就应该痛打她,将她击翻在地”可见,马基雅维利并不否认命运(规律)的作用,看到了客观规律与外在条件对社会和人生的制约作用,但他更强调人自身主观能动性的发挥。他认为对待机遇也是如此,“机会使选择的形式有了内容。没有机会,他们的意志力就没有用武之地;而没有意志力,机会只有徒然溜走”“所以,机会成就了这些人的伟业,而卓越的才干使他们得以洞察机会,并利用这些机会,使祖国日益昌隆”马基雅维利十分清楚机遇与人自身能力的关系,强调两者的结合。这在当时是绝对的人文主义思想,至今也具有重大的指导意义。

其次,马基雅维利认同发展观点,认为人只有顺应时代潮流才能获得成功。“一个与时俱进、顺应潮流的君主,才会事业昌隆,反过来说,一个君主悖天行道,事业就会日薄西山”“我的结论是:命运千变万化,人们往往墨守成规;顺应潮流者兴旺发达,逆流而动者势衰运退”。我们今天讲与时俱进,没想到500年前,马基雅维利早已参透了其中的道理。

此外,马基雅维利主张居安思危,“君主不应对军事训练掉以轻心,而且在和平时期比战争时期更应注重这个问题” “我们那些享国多年后来又将其丧失的君主们不应去抱怨命运,而应归咎于自己的庸碌无能。在和平时期从不思考可能的变故(风和日丽之时想不到暴风骤雨,这是人们共同的缺点)”,因而,他欣赏预见性,主张防微杜渐,“一个君主不能在灾祸初露端倪时观察入微,那就不是明智的君主,只可惜,具备这种能力的人少之又少”。同时,马基雅维利承认矛盾的普遍存在,主张趋利避害,“根据事物变化的规律,人们在躲避一种不利因素时势必会遇到另一种不利因素。但谨慎的人知道如何区分不利因素的性质并选择危害性最小的不利因素以趋利避害”

然而在哲学的基本问题上,有人认为马基雅维利陷入了唯心主义。但是,从《君主论》来看,我得出的结论是马基雅维利是唯物主义者。我们都承认他是现实主义、功利主义的。任何观点都出自现实又回归于现实,他也主张直面现实,拒绝幻想,“我的目的是给那些能够理解它的人一些有用的东西,所以我觉得最好直面事物的现实层面,而非耽于对它的幻想。人们的实际生活与应当怎样生活相去甚远,一个人如果沉迷于应当怎样办,而将实际抛诸脑后,那他学会的不是如何自保,而是自我毁灭”。他的历史观也是唯物的,也许有人认为他过分强调了人的主观意志,这的确给人以英雄史观的感觉,但他并没有忽略历史客观规律的作用,如我在这一部分讲的,他强调客观规律与条件和人的主观意志的结合。

总而言之,我认为,马基雅维利虽然不是一个哲学家,但他的政治思想中无不闪耀着哲学思想的光辉,他真的很伟大。

我想重点谈谈本书的论及君主为人的章节

马基雅维里提到“君主如果表现出上述那些被认为优良的品质(指乐善好施、慈悲为怀、言而有信、勇猛强悍、和蔼可亲、诚恳、纯洁自持、容易相与、稳重、虔诚之士---引者),就是值得褒扬的。但是由于人类的条件不允许这样,君主既不能全部有这些优良的品质,也不能够完全地保持它们,因此君主必须有足够的明智远见,知道怎样避免那些使自己亡国的恶行,并且如果可能的话,还要保留那些不会使自己亡国的恶行(贪得无厌、残忍成性、食言而肥、软弱怯懦、矜傲不逊、淫荡好色、狡猾、脾气僵硬、轻浮、无信仰之徒---引者),但是如果不能够的话,他可以毫不踌躇地听之任之。”于是,君主的权威与尊严这样得来也就一脉相承了:“人们爱戴君主,是基于他们自己的意志,而感到畏惧则是基于君主的意志,因此一位明智的君主应当立足在自己的意志之上,而不是立足在他人的意志之上。他只是必须努力避免招仇惹恨…”。

论君主应当怎样守信时,我对于作者如此的直白感到吃惊:“任何人都认为,君主守信,立身行事,不使用诡计,而是一本正直,这是多么值得赞美呵!然而我们这个时代的经验表明:那些曾经建立丰功伟绩的君主们却不重视守信,而是懂得怎样运用诡计,使人们晕头转向,并且终于把那些一本信义的人们征服了。君主必须懂得怎样善于使用野兽和人类所特有的斗争方法…必须知道:怎样运用人性和兽性,并且必须知道:如果只具有一种性质而缺乏另一种性质,不论哪一种性质都是不经用的。”

    上一篇:织田信长读后感
    下一篇:没有了
    返回栏目:读后感700字
    返回首页: 首页
    Copyright All Rights Reserved.